狞厉的神衹 刚烈的肝肠——遗珠阁钟馗形象淺析(阿泰) 点击数:2610

 

狞厉的神衹  刚烈的肝肠

 

——遗珠阁钟馗形象淺析

 

(阿泰)

紫砂陶良材美质,用於制壶,其留味盈香的优点,已为中外古今雅士茶客所共识。“宫中艳说大彬壶,海外竞求鸣远碟” 的盛况,今世又见。诗中所指“大彬壶”,“鸣远碟” 即是清代两位紫砂陶名垂史册的陶艺宗师时大彬和陈鸣远。前者首开紫砂小壶一代先河,后者紫砂雕塑小品当年已名扬天下。

紫砂陶色澤深沉、典雅;纹理清晰、细腻;质地坚硬、耐蚀,经年累月,常加滌拭,闇然生辉,如紫玉一般。用於制作雕塑艺术品,决不逊色於青铜、玉石、不锈钢等材质。遗珠阁近二十余年探索,成功创作了神态彩呈的主题雕塑,如观音百态系列、藏传佛教系列、流散国宝系列、钟馗形象系列……

本文仅对遗珠阁塑造的钟馗形象,作一番粗淺的剖析。

 

        历史上钟馗确有其人

钟馗形象的形成始於唐代,其故事最早见於记载的是宋沈括的【梦溪补笔谈】:“……明皇开元讲武骊山,幸翠华还宫,上不懌,因痁作,将逾月。巫医殚伎,不能致良。忽一夕梦二鬼,一大一小。其小者衣绛犢鼻,屨一足,跣一足,悬一屨,搢一大筠纸扇,窃太真紫香囊及上玉笛绕殿而奔。其大者戴帽衣蓝裳,袒一臂,鞹双足,乃捉其小者刳其目,然后擘而啖之。上问大者曰:尔何人也?奏云:臣钟馗氏,即武举不捷之士也,誓与陛下除天下之妖孽。梦觉,痁苦顿瘳,而体益壮。乃诏画工吴道子,告之以梦曰:试为朕如梦写之。道子奉旨恍若有睹,立笔图讫以进。上瞠视久之,抚几曰:是卿与朕同梦耳,何肖若此哉!……. 批曰:灵衹应梦,厥疾全瘳,烈士除妖,实须称奖。因图异状,颁显有司,岁暮驱除,可宜遍识,以祛邪魅,兼静妖氛。仍告天下,悉令知委……

钟馗梦中斩妖啖鬼,祛邪驱魅,灵验凿凿,故而唐皇经常将钟馗神像赏赐臣下。由此可见,唐朝大画家吴道子可能是钟馗造型始作俑者。吴道子用笔细腻,以白描人物画像见长。他是如何塑造髭鬚横竪、眦牙列嘴、拨剑除妖的钟馗老爷形状的,如今已无从查考。

悬挂钟馗驱鬼避邪的风尚至宋元后,逐步向民间扩散。“市肆间用尺幅黄纸,盖以硃印,或绘画天师、钟馗之像……悬而售之。”其形象不外於天将门神之类,吓唬吓唬孤魂野鬼而已。但在文人墨客笔下,其形象已呈人格化趋势。

钟馗形象人格化为钟馗题材的开拓,提供了驰骋想象的广阔视野。

五代末画家石恪,曾作《鬼百戏图》:“钟馗夫妇对案置酒,供张果肴,乃执事左右皆述其情态,前后大小鬼数十,合乐呈伎俩,曲尽其妙。”俨然一幅钟馗先生家宴行乐图!

同时代画家孙知微,画了幅《雪钟馗》,画的钟馗“破巾短褐,束缚一鬼荷於担端,行雪林中” ,仪態、场景另有一番诗情画意。

宋代董源的《雪陂钟馗图》、《寒林钟馗图》;程坦的钟馗小妹;元代龚开的《钟山出遊图》;颜辉的《元夜出遊图》……钟馗已不是“大鬼”一个,而是鬼卒鬼婢前呼后拥、鸣锣开道的冥界显贵形象了。

明代画家亦不乏佳作:葉澄、戴进的各具一格的《钟馗夜巡图》;仇英的《天降麟儿》,真迹犹在。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用玩世不恭笔触,或愤世嫉俗、或含沙射影、或遊戏笔墨,当推清代画家。而其佼佼者应属“杨州八怪”之一——罗两峰。

罗聘罗两峰作《鬼趣图》多卷。用当代时髦用语讲解,他是最早作系列讽喻幽默画的画家。他画锺馗别出心裁,立意新颖,強调了一个“趣”字。杀鬼英雄化成妙趣横生、世俗味实足的另类形象,这是罗两峰的创举!试举题为“乾隆癸丑地腊日画奉时斋老大人一笑” 的《鬼戏锺馗》为例:啖鬼为业的锺馗好酒贪杯,终於不胜酒力,酩酊大醉瘫倒椅上,任凭得意忘形群鬼戏耍而又无可奈何。这些妄为的小鬼,有以酒灌钟馗、有放毒蝎置其靴中、有用嘴咬其手指……神态各异,鬼趣无穷。一幅被颠倒了的疯狂场面!冥界特警队长被他所主宰的宵小们如此戏弄,却又百般无奈,这种啼笑皆非的尴尬,看了令人发噱。仔细观赏醉若木鸡的钟大人,那群逞一时得意的调皮鬼,馗亦醉态可掬,鬼亦捣蛋得可爱,耐人品赏,耐人寻味,这便是艺术的魅力!其意欲表达的内涵决非“戒贪杯误事”一言可蔽之,它的美学价值远不至于此!

罗两峰的《鬼趣图》均有異曲同工之妙趣。八怪中的金农、黄慎也有类似佳作。稍后的方董、徐廷琨、苏六朋、居廉、王素,在钟馗画的画风上,都可归属於诙谐一类。这也说明社会上对此类玩世不恭的钟馗形象的认可和喜爱。市场上有需求,才导致此类画作的频频出现。

钟馗画中钟馗形象,从“神”至“人”的演化,是艺术发展史上屡见的规律。人类总是顽强地用自身的感情、喜怒哀乐、世俗情态来塑造想象中的神祗,或世外来客。

       钟馗形象可塑性极大

遗珠阁塑钟馗,追求的是罗两峰画作中的情趣和境界。

人性化的钟馗,遗珠阁的艺术家们,自始至终贯穿在他们創作理念之中。第一尊钟馗塑像,是雕塑家刘锡洋创作。他将钟馗塑成铠甲战袍、按鞘拨剑、怒目横对的威武形象,造型也算逼真,左看右看,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形态“活”不起来。琢磨之际,大家的脑海中不约而同跳出了一个字——“趣” 字。於是乎有人献上一策:刀鞘梢梢头上,蹲上一个小鬼。小鬼一只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贼忒嘻嘻,似乎在说:“钟馗老兄,你想杀我吗?你杀得了我吗?我有形无影,来无踪,去无声,你纵然青锋如电,奈何我来去如风,只怕你徒有虚名,七尺青锋隨你舞,钟馗无奈小鬼何!”话说得不无道理,人类本就是青头皮狧狲,七情难灭、六慾难净,明知因果报应,屡试不爽,偏要在鬼门关前婆娑起舞,算尽机关,贪的贪、搶的搶,悟不透一旦无常到,财势瞬刻消!此辈人物比比皆是,单凭钟大人一柄青锋,能够斩尽杀绝得了吗?唯有人人具备疾恶如仇是非之心,或许世界才能太平!……. 仅仅添加一个小鬼,就引伸出如许遐想。增加了作品的内涵和生气。再则,从艺术造型角度来,这神来之笔,还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妙用。原先钟馗孤零零一尊侧身塑像,身躯微向后倾,前端仅露剑鞘,重心不稳,鞘梢压上一个小鬼,犹像枰桿上压上一只小小秤砣,作品整体达到高度平衡。这与国画虚实相衬的原理相同,这决非是无足轻重的闲笔,而是借鉴传统国画技法用於雕塑创作的成功例子。

 

 

之后,遗珠阁年轻一代工艺师张永千(骞)、潘向阳也有钟馗新作问世。

张永骞天资聰慧,悟性极高,当时他创作的鱼篮观音、经书观音、八仙过海、四大美人、怖畏金刚、天女散花、花木兰……. 早已在海外获得不少赞誉。他创作的两尊钟馗《鬼趣图》尽得罗两峰真髓。一尊是“小鬼挖耳图”: 钟大人难得一闲,悠然袒腹养神,小鬼慇勤,小心翼翼为他挖耳取垢。钟馗双目一开一阖,舒坦愜意,意趣盎然。另一尊是“小鬼挠背图” ,钟馗赤身露背,任凭小鬼捶背挠痒,一丝快意尽露嘴角眉间。堂堂冥界捕头,捉鬼啖鬼之余,还能驱鬼役鬼,做些不登大雅的俗事,与世上俗人又有何异?钟大人道貌悚然,不料还有讨人喜欢一面。

 

 

潘向阳的“三钟馗” 却是钟馗大人本尊模样:有持扇傲物,有酒酣发威,有捉刀屠鬼,豪气毕露,威猛慑人。

 

 

最值得一提的是毛关福领銜创作的组塑《钟馗嫁妹》。

 

 

钟馗嫁妹故事如何成形,已不可考。宋董源画过《钟馗小妹》,钟馗有个妹子,看来宋朝已有传闻。至清初,张大复编成《天下乐》传奇剧本,才有了完整故事。

终南山钟馗秀才,有妹钟媚儿。钟馗京都赴试,主考官嫌他相貌丑陋而有才不取,羞遭落第之辱,愤而触堦自尽。友杜平,为其收殓,並向高祖李渊鸣冤叫屈,高祖追封钟馗为状元,绶“驱邪斩祟將军”之职。钟馗感恩图报,嫁妹杜平。河北梆子坤角名伶裴艳玲擅演此剧,百演不衰。还以她善演钟馗题材拍成电影,影响深远。

毛关福创作《钟馗嫁妹》吸取了戏剧表现手法,充分突显角色间感情交流,来营造组塑的整体效果,让观者有身临其境的感受。

《钟馗嫁妹》有八组小单元组成,主体理所当然是骑驴的钟馗和乘辇的钟小妹。

钟馗造型是动态的,他心情舒暢,一脸欢快,骑在小毛驴上,仍是手舞足蹈。而那匹小毛驴,昂首嘶呜,似乎也与主人一般滿腔亢奋。小毛驴上的钟馗,右手捋着他杂乱无章的美髯,左手用折扇指着情意脉脉的小妹,翕动的嘴唇仿佛在絮叨着什么,调侃乎?嘻戏乎?逗趣乎?从他笑意盎然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尽是喜悦。塑像的头部肌肉饱滿、层次丰富,威严中微含着亲和,粗曠中略带俊秀,伟丈夫不乏书卷气,魁梧的身躯骑在小毛驴身上,丝毫不觉滞重累赘,作者捕捉到动态中的一瞬间,真是精确到位。四条细细的驴腿要支撑起钟大人加上驴自身的重量,侭管重心上移,但在视觉上,造型的稳定性上,却没有失重的感觉。钟馗作为群塑的主体,无论是气势上,或是造型的难度上,可以说都是够份量的。

与钟馗相呼应的,是车辇上的新嫁娘。小妹含羞垂首,藕臂遮颜,却遮不住心头喜色,泄不尽滿腹春光。嘴角眉梢,漾溢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婀娜体态,似在晩风中婆娑。设计时就已倾倒了不少围观者。而婚车的款式,又引来一番争议。有的主张用香车宝辇,极尽奢华装饰。也有人认为,钟馗乃一介寒儒,死后虽获封任,也当廉洁奉公、两袖清风,即便婚庆大典,也不会大肆张揚。最终採取了后一种设计方案,用一辆略有破损小木车,用推子的长脚鬼和背縴的矮脚鬼来烘托送嫁的场面气氛,清贫而不寒酸,简陋而不失庄重,效果非常贴切。

钟馗与小妹戏剧性的呼应,构成了这组雕塑的主体,主题一望便知。送亲鬼卒巧妙安排,烘云托月,起到了渲染主题的极佳效果。

六组小鬼组成冥府送亲的仪仗队。造型人情味浓郁,而又形态各异:第一组是两个提灯开路的小鬼,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反差明显,想是钟府清贫,举的灯笼也不能整齐划一;

接下来一組是两个举牌的鬼卒,一个招呼着后者紧紧跟上,而后一个倚牌喘息,似有不胜远途跋山涉水辛劳;

吹鼔手组成的乐队更为夸张,一个大腹便便胖子,嘻皮忒臉打着锣,身后还背了只园鼔。击鼔的小鬼肩上还搭着一个长脚瘦鬼的手膀,而长脚瘦鬼的身上还驮着一个园头小鬼,倒骑肩背吹起啦叭,小乐队人数不多,这杂乱无章的排列显得格外闹猛;

抬装奁的不堪重负,就沒有那么轻松了,不过小鬼们抬得欢快,这说明陪嫁还是蛮节儉的;

擎破傘的小鬼像是敌不过晚风的威势,荒山野林,寒雾迷漫,一列毫无队形的送亲队伍,飘忽而过,敲乐凌乱,笑语喧哗,钟馗古道热肠,将冥途的凄清落寞,驱散得荡然无存。強烈的反差构成強烈的热气腾腾效果,其中妙趣,足以令人玩赏寻味。

        未竟的奇思妙想

遗珠阁的钟馗形像,尽可能揣摩杨州八怪的笔意,在“趣”字上做足文章,以求达到再现晚清钟馗画的风采与韵致的境界。

除了罗两峰的《鬼戏钟馗》,黄慎的《钟馗训读》也是妙趣横生。遗珠阁人真想将这两幅异想天开的佳作,以立体艺术形式再度创作成艺术精品。

《钟馗训读》构想与众不同,黄慎先生大槪不想让钟大人煞气太重,少点暴戾恣睢,多点感化教育,看看效果如何。钟大人开科授业,干起老夫子行当。一群鬼类,犹如顽童,有的舐笔磨砚、有的跪地朗读、有的懈怠受罚、有的调皮捣蛋……如塑成群像,肯定别有风味。(此外清徐白斋的《群童戏判》、王素的《温柔乡有伟丈夫》,也有类似意趣,值得借鉴。)

只是工程浩大,这些奇思妙想付诸实践恐已是不易。留一笔遗憾在彼,望有后来之人能继而为之。

 

小记:该文於90年代发表於台湾杂志【壶中天地】,略作修改而成。2014.1.26.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