埙的记忆 遗珠阁紫砂物语(3) 点击数:2860
  点击数:208

        

      埙的记忆

 

 

                         —— 遗珠阁紫砂物语(3

              

          (阿泰)

 

读了许如辉先生早年发表於上海大公报【游艺】版杂文《吹埙》文章及【寒夜闻柝】编者按语,方知许如辉先生是近代有记载的第一位复活古埙的演奏家”早在上世纪“30年代初,他更常上(上海)电台吹埙。1929 11 27 號上海《申報》,刊登了一則許如輝吹塤、 吳建嵐吹篪,以及他們兩位成為上海大同樂會《國民大樂》大樂隊成員的……”相关报道。这使我回想起我第一次接触“埙”这种远古乐器的一段往事。

 

    

 

 

 

南薇先生晚年也似伏枥老骥,壮志末已,想筹划些资金拍摄自己一些新作。大致在1985年前后,那时,正值“紫砂茶壶热”热遍海峡两岸,紫砂陶最为风光的年月,他感到紫砂材质坚硬细腻,可塑性极佳,那怕一个指纹,烧制出来也原样依旧,逼真万分;尤其随着岁月的流逝,紫砂表面会呈现金属般光泽。如果用紫砂陶来制作雕塑作品,岂非是上乘的材料。於是决心以开发“紫砂雕塑”这个项目,为他朝思暮想的事业筹取第一桶金。当时,他邀请了上海四十余位颇有名望的雕塑家如刘锡洋、刘巽发、毛关福、严孟雄、林翊等,租了一部大巴,从上海浩浩荡荡开进“宜兴紫砂一厂”。受到该厂厂长高海庚、李昌鸿(凭他创作的一套“孙子兵法竹简壶”,荣获“莱比锡世界博览会”“金奖获得者”)顾景舟等名师热情接待,中午招待午餐上,两位厂长端饭递菜,盛请相待。南薇先生与高海庚签具了共同开发紫砂雕塑合作协议。临别时,每位雕塑家赠送高档紫砂泥一大块,供雕塑家创作泥稿所用。回沪路上,每个雕塑家都欣喜若狂!须知那时紫砂泥国家控制,极难获得!这一块一、二十斤的紫砂泥可比金子还珍贵!事后,这许多上海一流的雕塑家创作了屈原、孙中山与宋庆龄、嫦娥、敦煌仕女等一系列产品,由宜兴紫砂一厂雕塑车间加工生产。这是上海遗珠阁的首次大型活动。

高海庚、李昌鸿均是制壶大师顾景舟的高足。高海庚的“双龙提梁壶”、“集玉壶”已成壶中绝品!可惜英年早夭,隔年因抢救不及,得心肌炎而亡。随着厂领导变更,南薇亲自签下的合同难以为继。於是就催生了上海遗珠阁的被人誉为“海派紫砂雕塑”一脉。

期间因业务需要,我经常往返於宜兴蜀山。当时雕塑车间主任赵盘根,他是徐秀棠的学生,一位年轻的紫砂雕塑家,另一位是王鸿君,他和高海庚、李昌鸿是师兄弟。有一次,我正巧在他们车间里,他们正好在做一种怪东西,形如梨,有孔,不知是何物。一问,他们说是一种名为“埙”的古乐器。是北方某音乐学院一位教授亲自发现,想通过紫砂陶的研制来复原这有四、五千年的远古乐器。还说这是他的专利,厂里无权售卖或送人!

 

        

              原紫砂一厂雕塑车间主任赵盘根(右2) 二厂工艺美术师刘惠大(左2)刘朝晖(右1)

 

今天一看文章,国乐大师许如辉早在1927年以前就开始钻研吹埙!害得我为那位教授的“传奇”当了二、三十年的义务广告宣传员!以讹传讹,谬言误传,想想也真感到羞赧汗颜!

埙,确是一种神异无比的乐器。它音色虽不及洞箫飘逸,但深沉、雄浑,如诉如啸,仿佛在一望无际的大漠旷野之中,似乎是在触手可摸的厚厚云层中,传来哀而不怨的天籁之音!好在埙独奏的CD民乐不难买到。有兴趣的话不妨买一牒回家,於夜深人静之时,静下心来听听,说不定你会梦到苏武牧羊的大漠,李广驰骋骏马的荒野,以及在山崖荒漠中呼啸的风声和沉吟的牧歌的交响……

写到这里,一种敬仰之心油然而生!许如辉老人为中国国乐的传承和发扬所做出的贡献,现在不是结出硕果了吗?不过,故事还刚刚开始,为了追根寻源,等待着我们崎岖的路,还很长,很长……
遗珠阁紫砂物语(4http://www.yizhuge.com/yztw2.asp?ID=64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