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孔雀】南飞,祝载誉归来(俞振飞) 点击数:1490

 

送【孔雀】南飞,祝载誉归来

 

俞振飞

 

(刊於19801129日香港【文汇报】)

 

上海越剧院的同行们赴港演出。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王文娟、金采风、陆锦花、徐天红、丁赛君等几位光彩夺目的演员,带了《孔雀东南飞》、《西园记》、《盤夫索夫》三齣光芒四射的名剧。这三齣戏,我都是举家往观,每次得到很大的满足。尤其是范瑞娟、傅全香的《孔雀东南飞》,自始至终把我们紧紧吸住,蔷华、红儿则为之“淚湿罗巾” ,我也眼眶里润湿,这就不能不钦佩这个戏的巨大魅力。

说起《孔雀东南飞》我倒是三生石上同它有些“缘分”的。早在青年时代,我就十分喜欢这首诗。三十年代初期,我正式“下海”同砚秋合作,常到王瑶卿大师家谈戏。有次忽然谈起了这齣《孔雀东南飞》。当时北京戏曲学校常演此戏,由王和霖演焦仲卿,赵金蓉演刘兰芝。王和霖是老生,由老生演这个角色,我总觉得不大合适,就顺便向王大师商讨,改由小生来演如何?王大师说:“好则好了,惜乎戏校没有好的小生。” 我就自告奋勇,表示愿意一试。怎知我们“言者无心”,王玉蓉却“听者有意”,后来排演《孔雀东南飞》时,果然邀我演焦仲卿。从此,便把“挂胡子的焦仲卿”挤出《孔雀东南飞》了。

顺便讲个有趣的插曲。当年我牟轻的时候,曾经三次抢过“老生”的戏:这焦仲卿是第一次。砚秋《红拂传》的李靖,原由郭仲衡扮演,后来也由我演,这是第二次。梅派《西施》的范蠡,原来也是王凤卿扮演,后来我同慧珠合作,由我扮演,这就是第三次。

这回范瑞娟、傅全香的《孔雀东南飞》,开始她们两位邀我夫妇去看戏,我颇为担心,《西园记》、《盤夫索夫》美玉在前,这齣戏能否“並驾齐驱”?

这个“担心”,是有自己的经验作为根据的。因为我们京戏《孔雀东南飞》,虽然唱做繁重,也是骨子好戏,但有一个缺陷,就是太“冷”。我曾久居香港,知道港九同胞都是“热心肠”——爱“热”不爱“冷”。谁知这次看到大帷幕初开,马上就“热气腾腾”,不仅开头“热”,中间“热”,结尾也“热”——“热”得人淚珠儿如断线珍珠,“煞”也“煞”不住。

最出人意外的也是最令人高兴的,是范、傅均年逾“知命”,居然宝刀不老光釆不減当年,比之五十年代演《梁山伯与祝英台》时期,扮相还要漂亮。嗓子亦无逊色,至於演技则更为精到——臉上有戏,身上有戏,脚下有戏,眼睛有戏,眉毛有戏,真是浑身是戏。也许有人说我“誇大其词”,其实曰:“秦琼卖马,货买识家” ,观众並会有定评的。

以袁雪芬为代表的越剧界朋友常说,越剧有两个“奶妈”:一是昆曲,我们从它那里吸收了优美的身段动作,细腻的表演艺术,高雅的词章;一是话剧,我们从它那里学会了一整套编、导、演、灯光、化妆、美术、效果等等科学分工,学习了现实主义的表演手法。我看,不仅昆曲、话剧是越剧的 “奶妈”,京剧、川剧甚至评弹,也都是越剧的 “奶妈”。袁雪芬、尹桂芳、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王文娟等的越剧表演艺术家,几乎都从朱传茗、张传芳、郑传鉴、方传芸学过昆曲。傅全香就跟传茗认认真真学过《遊园》《琴挑》《思凡》三齣戏。据她自己说:“光是《遊园》一场戏,传茗就足足教了她三个月。” 不但学昆曲,还学京戏。尹桂芳私淑葉盛兰,范瑞娟私淑马连良,傅全香更有“越剧程砚秋”的雅号。总而言之,越剧这个剧种,就好像海绵,最善於博采各家之长。

 

越剧的这个优点,在《孔雀东南飞》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范瑞娟在《雀愤》一场,身段边式,表演细腻,滿腔悲愤,溢於言表,极似连良。尤其是双袖翻飞那个动作,是连良最喜欢“漏”的一手。差别仅在於,马大师是以袖拂鬚,范瑞娟虽然无鬚,但用这个激烈、漂亮的动作来表示内心的激愤,恰到好处。傅全香唱法得到砚秋的精心指点,气息调节特佳,真假嗓结合严丝密缝,人称“越剧花腔女高音”,确实名不虚传。她的身段、水袖、台步既经传茗悉心传授,又得到名票顾森伯的教导,还通过《情探》一戏,从川剧名家周慕莲、阳友鹤两位名演员那里学到不少东西。因此这两位越剧表演艺术家在《雀盟》这场戏里的精彩表演,充分反映了她们善於向兄弟剧种学习的特长。我一边看,一边关照自己,当心,勿要哭,勿要哭!那里知道,当焦仲卿因刘兰芝不肯停车而情急昏倒,刘兰芝一声惊呼,撲出车外——这一声“仲卿”,既喊得动人心魄,这一“撲”的身段,又做得揉人肝肠,看到这里,使人的眼泪情不自禁地留不住了。我深切感到她们的这种表演,就比我当年的演出更为细腻动人。

在这个戏里,还有一点也出乎我的意料:当兰芝被遣还家,换穿新娘装束。这样打扮,证明他们的艺术设计是相当高明的。这一改,不仅耀人眼目,而且鲜明地突出了兰芝的倔强性格,这恰恰在前几场戏里被淹没在“顺从”中。在此加以“突出”,於是使戏一方面掀起了一个高潮,另一方面又为《雀殉》埋了一个很好的伏线,这是导演朱铿的匠心独运。

我还非常喜欢这个戏的本子。唱词基本上接近原诗,而又明白如话。三字句,五字句,七字句,搭配整齐,注意音韵;演员歌来,酣畅淋漓,观众听来,舒心愜意,尤其是三字句,安排得很巧妙,显示了编剧南薇的才华令人佩钦。这正是我们昆剧界人多年来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因为昆剧曲牌格律太严,不易突破。希望从事戏剧工作者,今后能以“越”为“鉴”,推陈出新。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