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寇志》故事还在延续 (无名) 点击数:2380

                                                    点击数:176

             

              《荡寇志》故事还在延续

      

           ——抗美援朝时期又一齣好戏

              

                

               (无名)

 

在上海越剧界为抗美援朝捐献飞机义演前半年,朝鲜半岛的战火已映红了东北亚的天空,抗日战争的消烟还弥漫在战后废墟上,尚未消歇,半岛燃起的火焰热浪又汹汹而来。这对当时一部分人,对美国还充满幻想和不切实际的冀盼的一部分人,无异是当头棒喝!有人迷惑、有人犹豫、有人惧怕、有人去国……但众多看清形势的知识分子,在毛主席《别了,司徒雷登》等一系列文章感召下,明确无误地表示坚决跟着共产党,为创建伊始的人民共和国同心协力,抗击强暴,捍卫得来不易的解放了被外族蹂躏一个世纪、疮痍满目的祖国不再重受欺侮,而奋起抗击美国侵略。表现了国难当头,大义凛然的民族气节!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因《梁祝》惹祸、被人扭曲了一个甲子的“旧文人”南薇,便是其中一员!

“旧文人”是继“四类分子”之后的“新帽子”!

当时的南薇才刚刚步入而立之年,怎么算,“旧文人”也轮不到他头上。他与《东山越艺社》所谓号称“八大编导”,凭借他们渊博的历史知识和异乎寻常的艺术天赋,於195126日,在北京东路、西藏路的闹市口的“丽都大戏院”,推出了托古喻今,有强烈政治倾向的历史剧《荡寇志》。

 

 

 

至今《荡寇志》叙述的故事,在我国周边仍在延续,仍在上演换汤不换药的各式各样政治闹剧!

国际上,反华势力亡我之心始终不死,它们纵横捭阖,纵容达赖,支持热比娅,美日联盟,加上东南亚本属於我们岛屿上的那些折腾,甚至拉上阿三,架构起一层层外海“锁链”,我们能吃饱了阳澄湖螃蟹后高枕无忧吗?任何轻敌、麻痹思想一点都不能有!“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毛主席的观点应该让每个中国人民的脑海深处,保持着必要的惊惕!《情系山河恋》偷梁换柱变更大仲马《三剑客》的主题是不可取的蠢举!它只能模糊和麻痹人民对现实世界的清醒认知!一点可取的积极因素都没有!它除了想逃却南薇《山河恋》偌大荫影,不惜歪曲世界名著,竟然还有人给钱,有人硬挺,你改个名就可以了么,还去折腾大仲马、南薇干什么?呵!《山河恋》的剩佘价值,他们深知轻重,不借白不借,偷不到的东西摸一摸也沾光!郭德钢不是侃过“月亮摸上一千遍,就能做皇帝”你就慢慢摸吧!

《荡寇志》的编导七位,不知为何,《东山》“八大编导”少了一位。这七位是:

南薇 韩义 陈鹏 朱铿 司徒阳 宗华 陈羽。(少了一位吕仲)

 

 

 

 《荡寇志》故事究竟讲述了什么?我告诉你,那是十六世纪的“三国志”:中国、日本、朝鲜斗争和联合的故事!至今仍有现实教育意义!偏有人视而不见,将其弃若蔽履。

大唐盛世,日本人不辞飘洋过海生死险恶,派遣了二十余批“遣唐使”,学习大唐政治、经济、文化、文字、艺术、宗教、科技各方面成就。当时没有经济科技领域“007”概念。只有在两国交战时,才有奸细一说。自唐以后,中日关系一直处於动荡状态,再无安稳平静之日。从戚继光抗倭到中日甲午战争,欲罢不能,继而八年抗战、南京惨案……打败以后,稍稍喘了口气,又张牙舞爪,觊觎我海上石油、陆上稀土资源,从来心里清醒、目的明确,比中国人精明百倍!“忍龟”精神从未改变!

日本自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相继担任“关白”(首相)之后,资本主义新兴的“町人阶级”,急需掠夺海外资源和扩展海外市场,丰臣秀吉於1591年入侵朝鲜时,在对诸侯们宣讲中,赤裸裸道出了他侵略野心:将占领朝鲜作为跳板,继而入寇中国北京,再向沿海内陆扩张蚕食,一旦成功,便将中国领土分封给日本诸侯。

这时,出现了一个中国商人陈甲。他便是剧中主角,由范瑞娟饰演。

 

 

 

 陈甲,历史上确有其人,福建同安人氏。世代经商海外,穿梭中日韩海域之间“抱布贸丝”并在朝鲜娶妻、做了夸国婚姻的先行者。当陈甲经商东瀛时,从丰臣秀吉麾下小西飞口中得悉日本将起兵侵略朝鲜消息时,大为震惊,立即返回朝鲜告诉其妻。想到倭寇惨无人道,不仅想霸占朝鲜,还想鲸吞中国,蹂躏桑梓,血沃中原,屠戮同胞,他心焦如焚,匆匆说服妻子,回国报讯。

陈甲首先投奔幼年总角之交沈惟敬处。沈唯敬投靠主和派石星尚书,此时已位高权重,但他早与日本暗相勾结成奸,成了民族败类,对陈甲佯作敷衍,喑中阻挠,还离间陈甲夫妻,至使暌别仳离。

1592年(明万历二十年),丰臣秀吉编九军,步卒二十万,水军九千,渡海对马海峡,攻占朝鲜釜山、庆州,朝鲜全部沦陷。

1593年,明出兵援朝,平壤大捷,收复失地,日军溃败。主和派石星主和撤兵,沈惟敬为敌效劳,尽其鹰犬之劳!明撤兵之后,丰臣秀吉仍横行釜山,并提出割让朝鲜半壁山河归日本之无理要求。1597年,日军再犯,明再度出兵抗日,战衅重启,将士们发现沈惟敬实系汉奸,石星投降误国,个个义愤填膺。次年丰臣秀吉死,日军大败,窜海溃逃,倭患乃平。陈甲回朝鲜夫妻重叙旧好。

曾听南薇谈及该剧一场情彩的好戏:他称其谓“火盗”。陈甲将一封禀报军情的密函,请沈惟敬小妾转告。被沈妻撞破,追逼威胁其交出密函,小妾将信投至火盆焚毁,陈甲见状惊恐焦急,小妾至沈妻离去之后,慢慢从怀中取出信函。小妾早知沈惟敬所作所为,阅信后见沈妻已至,从容将信函塞入胸衣之内,仅以空信封投入火盆,瞒过沈妻,躲过一劫。可见剧情跌宕起伏,曲折多变。是一部足以成为精品的佳作。

文艺为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除了娱乐性一面,其积极的社会责任性也是客观存在。抗日战争期间,黄河大合唱,义勇军进行曲,那些激励士气的歌曲,谁能低估它的意义与作用。为了睦邻邦交,像揭示国际斗争诡异莫测、瞬息巨变的复杂性、多变性,如实提醒我们的国民,是至关重要的题材都难登大雅之堂,也是咄咄怪事!伊拉克战争,烽火陡起,老百姓毫无思想和防御准备,后果便不堪设想。和平不能靠单方面良善的愿望和诉求,有备无患才是苍桑正道!这个“备”当然包括民众的高度惊惕和防范意识。所以我说《荡寇志》所揭示的主题至今仍有现实意义!符合毛泽东思想!为什么写越剧史的官方文人,如此浅显的道理,都视而不见,或有意识的回避!这也是为了符合当前的国情?

在这一点上,朝鲜同志的头脑一直比我们略为清醒。50年代,有一个朝鲜代表团来访,我们演出了《孟丽君》招待,结果遭到“抗议”,原因说出来可能大家不会相信。原来为的是皇甫少华这个人物。据说皇甫少华东征就是朝鲜。他在镇守讨伐朝鲜时,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朝鲜人对他恨之入骨。而对薛仁贵即赞不绝口,据说至今仍保留了纪念薛仁贵的庙祠,香火颇盛。薛仁贵东征,也镇守过高丽,善举甚多,为朝鲜老百姓做过许多好事。为此我文化部曾下过什么文,全国停演《孟丽君》,直至50年代未才恢复。金华越剧团编写的《孟丽君》一度走红抗、嘉、湖,。朝鲜的同志怎会知道,《孟丽君》描写的皇甫少华只是一个文学形象,它的作者还是一位闺中才女陈端生,她是否考证过元朝有没有皇甫少华此号人物都不知道,怎会料到皇甫少华在历史上曾给朝鲜百姓造成过灾难。朝鲜同志的觉悟不能说有什么大错,只是一种民族情绪的流露。对於中国文学史无知更不能成为责怪朝鲜同志的理由了!

对於陈端生写的《再生缘》(即《孟丽君》),在中国也是不登正统文学大雅之堂的!要不是陈寅恪和郭沫若的重视,说不定会泯灭於世。陈寅恪早在1954年就大胆指出:“《再生缘》,质言之,乃是叙事言情七言排律之长篇巨制也!”陈端生出生於官宦之家,她是父母掌上明珠。她曾有诗写道:

尽尝世上辛酸味,追忆闺中幼稚年。

姊妹连床听夜雨,椿萱分韵课诗篇。

又写道:

慈母解颐频指教,痴儿说梦更缠绵。

自从憔悴萱堂后,遂使芸缃彩笔捐。

可惜如此才女,嫁了个丈夫科场作弊,充军伊犁。她是现实生活中的祝英台。生活中种种屈辱,霜毫下为女子扬眉吐气!与政治硬牵扯在一起,陈端生小姐也是始料不及。好在此事误会时间不长,比起南薇,为《梁祝》呕心沥血,结果眼睁睁看着自己受了半辈子冤枉气,死后都不能盖棺定论,在九泉之下,仍要仰天长叹!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