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有心栽花花不发 点击数:834
 四十、有心栽花花不发 
 
    南薇一生的遭遇坎坷不平,他始终处於被一团霧霾有形无形地笼罩着,朋友与之交往也有意无意地保持一定距离。谈得上推心置腹的好友少之又少。
    他自认为知已莫逆的也就是只有韩义、金笳,另外还有原飞鸣越剧团的戴子和,镇江越剧团蒋凤呜。戴子和早已去世,其余却晚於南薇去至彼岸世界。他们相识于40、50年代,一起合作搞过戏,还合伙搞过一个小科班。晚年,自从《阿倍仲麻吕》合作成功后,又一同加盟了上海虹口越剧团,80年初又合作复排了《山河恋》和根据《阿倍仲麻吕》重新处理过的《大唐樱花录》。
    随着电视的普及,人们对娱乐和文化生活的追求日趋多样化,舞台剧的衰落已在所难免。南薇和他的这些朋友也是池水冷暧鸭先知,但他们並不悲观,老骥伏枥,饭量不减,廉颇未老,尚有远见,他们认为戏曲艺术第二个春天,将在银屏上展现,他们还是大有可为。
     这里必须提及另一位同志,即镇江市文化局长姚凡。姚凡虽然是由中国新闻社调入文化界,但他热爰文艺,而且修为颇高,与时任镇江越剧团导演蒋凤鸣交往甚密。通过蒋凤鸣介绍,南薇与姚凡有了交往,彼此都有相见恨晚感觉。姚凡有可能回调中新社,而中新社是可以中外合作拍电影的,如《岳家小将》、《精变》,均是中新社所拍。所以他们书信往来频频,希望有朝一日,暢通这条途径,来舒展他们的抱负。
    一个人有的希望,就会有了个盼头,有了前进的动力。在这段充满期盼的日子里,南薇埋头写作,创作了电影剧本《雅克薩之战》、《寒梅禦霜》、《凶宅》等。姚凡也提了不少意见,见解甚为精辟。
    其中《寒梅禦霜》写的是程砚秋传记电影剧本。
    南薇对程砚秋先生的人品艺品非常敬仰。在南薇生活处於极端困苦的环境中,以惊人的毅力,创作了“程砚秋传”电影剧本,定名为《寒梅御霜》。尤其是程砚秋与早年亲自为他写剧的罗瘿公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刻划得情真意挚,十分感人。完稿以后,他特地请俞振飞先生提提意见,毕竟俞振飞先生与程砚秋先生有过合作,熟悉程砚秋先生往事,既是传记性质电影,又写的是自己老搭档,容不得一丝马虎。剧本得到俞振飞先生肯定。但事关挚友的传记,当时程砚秋先生的夫人果素英女士尚还健在,决定亲自推荐,让南薇去趟北京,将剧本交付程夫人过目。他不仅与程夫人通了电话,还亲笔写了推荐信,一定要让南薇带在身上,亲手交付程夫人。
 
    正巧程砚秋先生大公子从英国伦敦回家探亲,当时看过南薇《寒梅御霜》剧本的人很多,除了程夫人果素英、程公子,李世济、王吟秋也看过,都认为这个本子,是所有写有关程砚秋先生往事的剧本中最好的一个。据说,李世济同志还跃跃欲试想演程砚秋先生一角呢。由於京剧界规矩很重,程砚秋先生与梅兰芳先生毕竟有过“师生之谊”,在“梅兰芳传”尚未拍成问世之前,万不可潜越先拍。所以此事便搁置下来。
    至於《凶宅》,则是悬念惊悚片,有几场武打的大戏,纯粹是商业性质的娛乐片。又名“西山一窟鬼” 。据说在苏州西山,太湖之滨有一古宅,宅院陰森,庭院破败,仅有老妪哑女厮守陋屋。传言太平天国失败后,有笔金银财宝可能隐藏於此。於是忠王部下、天国叛将、朝庭官兵,三方面人马纷纷入驻寻宝。守屋童妪恰恰又是隐姓埋名的太平军留守人员,而且武艺高強。各路人物明争暗斗,猜忌喑算,惨案频发,悬念丛生,颇具可看性。
    彼时,姚凡正式调任中新社上海分社社长。他们所向往的桑榆晚年最后一搏即将成为现实,谁知发生了一件本不该发生的事情,给了南薇最后的沉重一击。
    南薇《凶宅》刷本,是为中新社专门而写的。开局打炮戏么,当然要讲究开门红,票房盈亏是至关重要。一炮不响,后面就没有戏唱。剧本写成后还来不后送审,已被身在西安的韩义捷足先登。将他写的剧本《秦川女侠》先送至中新社总社。不看剧本,光看剧名,秦川女侠,八百里秦川出了个女大侠,肯定剧情惊心动魄。当时,《少林寺》一炮走红,武打片正炙手可热,就凭秦川女侠四个字,即可立项开机。所以《秦川女侠》摄制组毫无悬念在上海成立。韩义自编自导,嘱南薇协助拍摄,蒋凤鸣理所当然成了制片主管。
 
 
    南薇倒是积极配合,酒香不怕巷子深,暂且将《凶宅》放置一边。为挑选女一号主角,在上海一位年轻朋友介绍安排下,让上海一位杨姓的太极拳传人陪同,赴正在郑州举行的第一届全国武术比赛大会现场去挑选女侠。於是一行四人前往河南,找的是云南省武术队总教头,全国武协副会长沙国镇。由他安排了以记者身份出入在比赛各场区。
    看了几场比赛,长槍短剑,通臂南拳,少林武当,跌打滚翻,看得眼花缭乱,也看不清眉毛眼睛。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大会祕书处宣布,隔天休会游少林,记者愿去可随行。一行人喜出望外,立刻豋记同游少林。
    少林景色虽好,乃南薇似乎有“钦命”在身,不敢有丝毫懈怠。穿著整齐,穿梭在各个武术队之间,因为要选的是女一号,所以目不转睛专挑女运动员观察。那些被上下打量的女运动员倒也没感到不自在,反而落落大方,还尽量展现最美好的姿态让你仔仔细细看个够。原来现场有五、六个摄制组在会场选角的消息早已在各省市运动队传开。运动队的教练们对此很有反感,好不容易培养出一名颇有前途的武术运动员,被摄制组相中去拍了一次片,回来功夫失去了三五成,而且思想上混乱得再不能专心致志学武练功,甚至还能毁了他运动员的前途。所以凭空给整个运动会笼上一层诡秘的氛围。
    少林寺是佛教古刹,山门外写着禅宗祖庭四个大字非常醒目。由於曾经兵燹火灾,仅存大殿钟楼,碑林古柏,但仍不失威武雄壮之气慨。抬眼望去,令人肃然起敬。
    运动队的女孩子虽然英姿可观,但都仍略显稚嫩。最后选定了吉林武术队一位青年女教练,她的谈吐举止,相貌仪容,与剧中久在江湖浪迹的女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南薇一眼相中,她,就是她了!就她合适!
    当南薇一行人敲开吉林武术队駐地房间,那位俏丽的女教练仿佛已知来意,早已笑脸相迎了。一个盛情相邀,一个心有所望,双方一拍即成,答应赛事结束,便赴上海试镜。
角色刚挑选定当,便接到中新社来电,说李连杰“少林小子” 剧组下午抵达郑州,不宜与之碰面,须立即撤回上海。
    谁知刚返上海不久,摄制组风云突变。由蒋凤鸣直接宣布,将南薇及他带来的“子弟兵” 全部“清退” 。理由是人浮于事。所谓“子弟兵” ,是事先商定妥的。一来培养下一代“接班人” ,二则便於管理。为什么连南薇一窝儿退出呢,而其它“子弟兵” 即一个不动?南薇至死都没想明白。
    说是压缩开支吧,所发“劳务费” 也不过每天三、五元钱,摄制组尚未开机,三、五十万已化完,多三、五个人“劳务费” 连个另头都算不上,应该不是个问题。
    那是冲着南薇来的了?与姚凡相处虽说时间不长,从留存的信札来看,他们还是惺惺相惜,倒也不像泛泛之交。而蒋凤鸣、韩义、金笳,却是五十多年的交情,怎么说断就断,下得了手,举刀割袍,割得连一丝刀痕都没有呢?
    另有一种猜测,上海某个领导,对南薇恢复作家协会会籍心存不快,戓另有內定,暗中指示还须继续封煞,对南薇必须一封到底。不管是不是n类分子,还是政治清白人生。但这至多是无恁无据的臆测,更不便询问。
    若说是南薇子弟兵无所事事,在摄制组鬼混所召的祸,那更是无稽之谈。只须举上一例,便可证明。
    摄制组请的美工设计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美工名家张曦白,因《秦川女侠》故事发生在唐代,他光设计的道具就有一百来种一千余件,瓷器陶器,上至熏炉酒壶,下至寻常碗盞,白瓷三彩,花色繁多,要求真实符合唐代生活,不允混杂。请来两位上影片纸扎工,慢工细活,开机前短时期内根本无法完成如此浩大的道具制作工作。也就是一位南薇子弟兵,凭借宜兴丁山有亲戚关系,三下丁山,跑遍丁蜀镇美陶厂、紫砂厂、钧陶厂、缸甏厂,最终在紫砂二厂的高级工艺师刘惠大、王振国、张锁坤无私帮助下,用手工一件一件捏出来,而且每个品种,不论多孤,每种品种只付了八元钱劳务费。那时候厂里还没有机械化的轨道窰,只是人工装窰的煤炭窰,烧成出窰时尚有百度高温,大工艺师刘惠大亲自帮忙出窰。须知他做的紫砂小壶,当时售价已超过六千元一把,你说这批道具都是手工货,该值什么价?一千多件呐!
   产品烧得很成功,如何运回上海却成了大难题。80年代初运输尚不发达,摄制组没有车,班车不能运,包车又无处包,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多亏上海空军某单位一辆装货小车司机鼎力相助,让这批道具加放在车顶,货上加货,而那位子弟兵坐在货顶上,紫砂厂朋友生怕他中途摔下来,便想了个酸主意将其紧紧缚住,六个小时,连夜缚到上海。车子抛锚时,还被蚊子叮了个一身是泡。
    一千多件道具解决了摄制组大难题,而且解放军同志一个铜板的运费都没要,这批道具中新社以后很长时间还在出租呢。所以说南薇子弟兵一无是处不是理由。
    半世朋友晚年突然变脸,是南薇始料未及的。沉重一击虽说是至命的,倒也没能让南薇颓然倒下。他决定自筹资金拍片。
    剧本不成问题,可资金却更为重要。拍片所需巨资,巨资从何而出?下海经商吧!下什么海,经什么商?那可是跌破头皮少结果的事,这又唱的那一门子戏啊!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