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抗美援朝捐献飞机,梁祝义演再创奇迹 点击数:475
二十八、抗美援朝捐献飞机,梁祝义演再创奇迹
 
    解放初期“抗美援朝”战争,在国內掀起的却是一场“保家卫国”的群众运动。那时的上海老百姓,刚从国民党政府黑暗统治中解放出来,翻身当家作了主人,莫名的自豪感,无比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所以这场运动的轰轰烈烈场景以及彼时彼刻人们的心情,是现代青年人无法想像,甚至无法理解的。上海各街道、各单位的青年们纷纷争先恐后报名参加志愿军,送别光荣参军的秧歌队、腰鼓队,穿梭在大街小巷的马路上,喧闹的鼓声锣声口号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凡亲身经历过的长辈们,应该都不会忘却。
    同时,全国又掀起捐献飞机大炮,支援抗美援朝运动。文艺界更显得活跃,豫剧著名演员常香玉带着她的剧团四处巡演,发誓要捐一架香玉号飞机。上海越剧姐妹当然不会示弱,於是决定联合举行义演,也要捐一架越剧号飞机。越剧姐妹一听到这一消息,纷纷报名要求参加义演,据估计有200余人参加。热烈的程度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演出剧目首先考虑的便是《梁祝哀史》,当时南薇赴中南海演出的风头余波犹在,义演编导的自然而然便落到他头上。
    南薇的热情更为积极,考虑到此次义演意义远远高过《山河恋》义演,参与的演员大大超过十妲妹,不管头肩小生、两肩花旦、老生花脸、龙套皂甲,都该让她们露露脸吧,而《梁祝哀史》人物表充其量至多十来号人,不够满足众多越剧姐妹的期待和冀望呀,於是重新编一次。如此庞大的阵营演《梁祝》,那一个剧团也不会依据这个本子去搬演,这么多角色演出成本谁负担得起?所以“八易其稿” 中的这一稿是极为特殊的一稿,是专为“抗美援朝” 义演的专稿,是无法推而广之的一稿!可伊兵偏偏要拿这一稿说事,偏偏要拿这一稿砸向南薇同志的《梁祝哀史》,为他篡夺《梁祝》当一回炮灰。
 
   
    说明书中有一篇“我们的话”, 南薇是这样表达的:
    “梁祝演出的次数较多,每次演出前总想修改一下而不能很好的修改,一直因循到现在,还没有一次完整的演出。
    在丽都演出时,因适应客观上种种关系,装置设计略有改动,这无可否定的是为了吸引观众而故作新奇,在格调上确实是不统一的。
    在北京时,也因临时要演《梁祝》,又不及时修改。
这较多次的演出中,无数观众曾以许多宝贵意见提给我们,特别是在北京旅行公演时,好些首长前辈作家舆论上的指正以及其芳同志发表的那篇文章,对我们这次的改编有了很大的帮助。
    这次,又因事出仓促,在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短时间中,交给了我们这个任务——排演《梁祝》。
    首先接触在眼前的问题是原来《梁祝》的戏本不是一个群戏,要在这样一个大会串中演出,演员支配以及其他都有问题,如果採用《梁祝》电影剧本,则又有许多地方不合适舞台演出,但是我们为了很好的完成任务,我们尽力克服了许多困难,经过数次啇讨,几度研究之后,决定以原有舞台上的《梁祝》作骨干,把电影的《梁祝》酌予增删修改,並尽可能照顾到当时的时代背景,加强了当时环境下所允可的反抗性。
    由于不善掌握历史人物,不够细心深入採讨,为了时间的短促,不能很好的帮助演员,因此,仍有不少问题无从取决,甚至有更多问题还没有发现,诸如措辞上的不够口语化,破坏了民谣性,太口语了又怕冲淡了时代性。
    所以,《梁祝》,在这次演出时虽然总算已经修改了一下,但是,还是没有能够好好地修改,仍旧是草率的,不完整的,请观众毫不留情的给我们批评和指正。”
 
 
    这篇短文简单地讲述了这次大会串演《梁祝》,是“群戏”,是“任务”, 因此这一稿剧本肯定与众不同。
    现在类似这种大会串式的演出方式比比皆是,豪华的舞台装置,壮观的群戏场面,已屡见不鲜。可在50年代初,这样的排场怎么也不会有。南薇这次编排的《梁祝》,可以说又是一次首创!不可能像伊兵所说的那样不堪。
    不妨看一下这次演出的“演员表”,剧中人物设罝有多少:“梁山伯、祝英台、日久(四九) 、人心(银心) 、梁父、梁母、祝公远、马文才、马父、先生、师母,还有司空、司马、司寇、宫嫔、秀女、学生、兵丁、车夫、马仆、轿夫、司仪、僮子可儿、吏、尼姑、合唱队” ,是不是有点吓人。有的角色尽管是调调龙灯过过场,作为演员来讲,毕竟上过台,露过脸,为抗美援朝作了贡献呀!参与者的心理得到无尚光荣的满足。
    伊兵明知此次大会串式义演只是特事特办,却还抓住南薇专为这次义演的特稿,作为篡夺《梁祝》的理由加以批判:“南薇的这个本子,把这个故事安排在晋废帝时代,太后下诏綵选秀女,第一场表现宫庭里宫嫔怨叹,三公议事,作者的目的在於使英台的乔装求学,加強了可能性。且不说祝家的门第和祝父的思想是否会使女儿逃避綵选,在这一清丽的牧歌风的民间传说剧上插上一场宫闱戏,也就必然会伤害它的统一效果。”伊兵所列据的所谓“插上一场宫闱戏” 理由 ,可以说是硬装斧头柄,牵强附会得啼笑皆非!这场戏至多只是一场序幕,除了为祝英台乔装求学找一个合理的解释,对整个剧情展开本就毫无影响,何必如此撰文讨伐。再说宫庭选秀,把民间女子青春,用专制暴力強加摧残、禁锢、窒息,事情本身就能充分揭露封建社会的反人道的丑恶本质,明明是反封建的浓墨重彩神来之笔,不知罪从何来?“在这一清丽的牧歌风的民间传说剧上插上一场宫闱戏,也就必然会伤害它的统一效果”, 如此批判理由,真不怕贻笑大方。
    这次义演,所有相关记载,不是淡化,就是贬低,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参加这次《梁祝》演出的演员多达六、七十位!她们的爱国热情应该让后人们铭记!出演梁山伯的演员有四位:“陸锦花、尹桂芳、范瑞娟徐玉兰”;出演祝英台的演员有三位:“王文娟、傅全香、戚雅仙”;出演银心的演员有二位:“吕瑞英、金彩凤”。 还是众多的群众演员。
    演出日期,一次是1950年6月25日至7月中旬;一次是1950年8月10日至9月中旬,筹得款项11億元,上海越剧姐妹义演捐献的“六一” 号飞机终于飞上蓝天,奔赴朝鲜战场。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