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刚与海派京剧的缘份 点击数:803
 郭德刚与海派京剧的缘份
 
(阿泰)
 
   
    郭德刚凭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将相声这门下里巴人的曲艺形式,推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峰,确实来之不易。明槍暗箭,诡波迭起,德云社从容应对,自强不息,终于修成正果,功德圆满。还抽出空来,成立了一个麒麟剧社。这个麒麟,与周信芳艺名麒麟童有么关係?血缘相关,还是偶而撞车,不难看出是有意而为之。
    郭德刚創办京剧社,是为了玩玩票过过戏瘾,还是想捞一笔横档?都不尽然。尽管他称呼亏本也得干,那是为了弘扬国粹了?业内人氏又跳出来责疑了。好在观众也习以为常了。前阵子德云社张云雷学唱了一段锁麟囊,一个声称程砚秋什么研究社,还勒令他不许再唱程派戏,虽说有些滑稽,但毕竟产生过相当负面影响。
    不说这些劳什子的糗事了。还是说些麒麟剧社的相关的正经事吧。
    郭德刚的麒麟剧社设在北京。同时开出了两台大戏,一台是连台本戏【封神榜】,一台是连台本戏【济公传】。说起这两本连台本戏,恰好都诞生在上海。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曾紅遍上海滩。【济公传】原先由绍剧搬演的,演出地点是上海黄浦区中心地段的老闸大戏院。由著名绍剧名家七龄童编导,他在绍剧电影【三打白骨精】中饰演猪八戒,在纪念鲁迅先生逝世廿周年演出活动时,他演了一齣目莲戏中跳无常,绝妙无比,骂尽世态炎凉,将阴曹地府的鬼差演得妙趣横生。剧本还在人民文学上发表过。七龄童真名章宗信,他能编能导能演,是个全才。电视剧西遊记的美猴王,按辈份该叫他一声伯父大人呢。演济公的演员是筱芳锦,原名陈灿齐。【济公传】足足演了七十二本。可见盛况空前。我小时候去泥城桥叔父家,倒不是说我有多孝顺,主要是想和我堂兄一淘去老闸大戏院看【济公传】。记得十三齡童演採花大盗华云龙,每每济公要抓住他,又要且看下本。只得带着十二万分遗憾回家。苦等一两星期,再去叔父家作客连带再看下本【济公传】。那亦庄亦谐的济公活佛,至今犹在脑海里活灵活现留存着。经得起一个甲子回味。而后京剧名家赵如泉也演过济公传。不过此位梨园怪侠还是以演怪侠欧阳德斐声沪上。那位拿大烟筒子随手当兵器的大顽童,真还迷到不少京剧戏迷。建议郭德纲第三本戏,可考虑欧阳德,发挥余地甚多。
    另一本大戏【封神榜】,周信芳主演。演出场地是离老闸大戏院不远的牛庄路中国大戏院。地地道道是海派京剧连台本骨子戏。
    上海演京剧主要有五个剧场: 中国大戏院丶天蟾舞台丶大舞台丶共舞台丶黄金大戏院。都有一千两叁百左右座位。尤其是中国丶天蟾两家都有三楼。三楼票价三角一张,观众多为车伕劳工,看到精彩时,叫好最响的均在三楼,呼喊声响彻整个剧场,几几乎要冲破天花板。可见当年的京剧有多接地气!当然作为穷学生的我,经常光顾的也是三楼,而且坐在最高最顶端的座位,叫好起来也是不遗余力,几乎声嘶力竭。
    回想那时的戏码。三马路上海大舞台,坤角武行白玉艳的【荒江女侠】红绝一时。大世界旁共舞台,王少楼领衔主演【水泊梁山】二十几本,本本精彩。李如春几十本【包公】戏让四马路天蟾舞台连连客满。包公戏还出现过一场擂台戏。名角小达子李桂春(李少春之父)在中国大戏院也打出包公戏。按声望讲小达子远胜李如春。但却却演了四本就歇阁。李如春唱了三十余本还不罢休,真是逆了天啦。小达子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演出包公戏三十六本,无人能比,人称“江南老牌活包公”。之所以有此结局,无非李如春演的包公比较火爆,演唱时冒足了劲,搥胸蹬足,有种天崩地裂劲头。上海观众吃这一套,故而场场爆满,留下一段颇为遗憾的佳话。
    至於连台本猴戏,往往让观众趋之若鹜。猴王郑法祥自不在话下,张翼鹏丶张二鹏的猴戏也别具一格。等我看到的已是小王桂卿昆仲,他们兄弟三人,小王桂卿能文能武,小二王桂卿能编能导,小三王桂卿武功最好,尤其是兵器打出手,如宝剑进出鞘,真是绝活。筱高雪樵兄弟也演猴戏。刘宫阳在大新公司楼层游艺场专演十八罗汉斗悟空,久演不衰,也成佳话。
    京剧连台本戏並非近代首创,早在四大徽班进京伊始就已出现。目莲戏即是一例。到乾隆年间达到巅峰。皇帝内院也没什么消遣,只有演戏取乐。宁寿宫暢音阁大戏楼丝弦锣鼓声常年不绝,皇帝还亲自挂帅抓剧本创作,乾隆爷曾命张照根据三国志典故,创作了【鼎峙春秋】。根据梁山故事编写了【忠义璇图】。而后还创作了【劝善金科】,【升平宝筏】等连台本大戏,对后世京昆发展影响极其深远。这位张照(1691-1745),字得天,号泾南,谥文敏,江苏华亭,今上海松江人氏,这位上海籍的才子,开创了上海海派连台本戏的先河!三国戏丶水浒戏丶目莲戏,应有尽有。现在活跃在舞台上的三国水浒戏,往往蓝本於斯。
所以说连台本戏就是京剧传统。海派艺术,古今中外兼收并蓄,博采众长自成一格,郭德纲在热衷於只演折子戏的当今舞台,开出两大连台本戏戏码,不能不说是一种传承,一种艺术之旅的回归。
    郭德纲喜爱传统艺术,麒麟剧社确有抛砖引玉之意。不知为何又惹毛了人,有人认定郭德纲充其量是位票友。其实票友本是中性词汇。但抇言者口中说出票友两个字,摆明有了贬意。京剧界票友下海成名角不乏其人。俞振飞丶言菊朋即是。俞振飞前辈家学渊源,其父俞粟庐是昆曲大家。俞振飞京昆俱佳,桃李天下,俨然一代宗师。言菊朋声腔奇特自成一派,並不输四大鬚生。所以以票友贬人,並不厚道。
    说郭德纲票友,总比骂“棒槌”,骂“蛮伍佬”好听些。郭德钢早年也曾在评剧丶梆子剧团驻团演过戏。他唱河北梆子丶评戏也非常出色。用不着強调票友一辞。本是梨园中人,唱什么戏还值得去计较?不过郭德纲创办剧社唱戏,决非一时心血来潮。他是骨子里深深爱着传统艺术。在相声界他已然功成名就,享誉中外。他没有必要在京剧评剧的地盘里与他人争春。他是认真的想为振兴京剧尽些棉力。为此,他拜师赵麒麟先生,尽管师尊已逝,他仍然能在灵前叩首,执弟子礼尊敬有加。赵麒麟先生是麒派老生,郭德钢借此告示,他传承的就是麒派。尽管嗓音有别,但从运腔吐字来看,郭德纲唱起京戏来,还真有麒老牌周信芳的韵味。
京剧界南北有别。观众亦有不同。北京的观众讲究听戏,一板一眼能听出十二分的味道。在上海就不同,叫看戏,爱看的是闹猛丶刺激。周信芳先生的戏,无论是徐策跑城丶萧何月下追韩信,还是四進士丶明未遗恨丶斩经堂,都是唱做並重,一招一式,一板一眼,尽在戏理之中,将角色个性塑造得有声有色,有血有肉。当然这境界不易达到,但总希望有人传承,有人发扬。
    上海京剧界更应该有此信念。上世纪,上海曾诞生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海港】【龙江颂】等优秀剧目,艺术风格上就有周信芳先生的影子。作为一个上海藉观众,真心希望上海的艺术家们,多考虑考虑海派京剧的研究丶传承丶发抇的问题。国家将“周信芳剧院”造得那么富丽堂皇,就看你们来唱戏了。说三道四不是艺术家应有的作为。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