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德云社学习 (德云社成功给予戏曲界的启示) 点击数:151
向德云社学习
 
(德云社成功给予戏曲界的启示)
 
 
阿 泰
 
    德云社商演大获成功,在戏曲演出市场灯火阑珊当下时期,不能不说是个奇迹,理应引起同行们的重视,並予以探入探讨研究。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是不是对自己的求索发展道路有所借鉴和助益。遗憾引来的却是纷纷扰扰的攻讦,这太不正常了。
    德云社的商演之路是从小剧场演出启步,慢慢积累了人气,从而在演唱会式的大剧场商演引起轰动,这一轰,轰到了美国丶日本丶澳州丶英伦。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成功,须知德云社初创伊始,后台十来号人,还曾为一个观众括叽括叽演出,至今郭德纲还在放言寻找这位了不得的观众,要赠他一张永远享有免费观赏德云社演出票。德云社从来不送不化钱看戏的赠票,这可是独一无二的礼遇呵。
    如今德云社的小剧场商演形式仍然如火如荼,布及大江南北,七八个演出分队,辗转奔波,忙得不亦乐乎。小剧场座位不多,三五百座,拉开座位板桌,还可以喝口香茗,啃口瓜子,票价又不是很贵,很容易满座。剧场一滿座,演员就来劲,演员卖力的演,观众开怀的笑。这模式,一点不输拉斯维加斯的小剧场演出盛况。
    早年上海的戏曲剧场,有三层楼千余座的大剧场,号称四大舞台的天蟾舞台丶共舞台丶中国大戏院丶三马路大舞台,那是专门演大京班的。它们各自有自己的底班。北方来了三两角儿,马上能演个十来天,一时争奇斗艳,闹猛非凡。而一些地方小戏班,如申曲丶绍剧丶绍兴戏,常锡滩簧丶江淮戏,方言话剧丶滑稽戏,评弹说书的,只能在一些小剧场演出。此类小剧场,少则三五百座,多则八百来座,甚至还有两三百座的,星罗棋布,分佈在上海滩幺伲角落。颇有名气的如龙门剧场丶大来剧场丶九星大戏院丶蓬萊剧场丶老闸大戏院丶红宝剧场丶老西门中华大戏院丶明星大戏院……我家住在静安区江宁路,附近就有昌平大戏院丶芷江大戏院丶新都大戏院丶豫园大戏院,走不了几步,就可去看个戏。那时候上海光一个越剧,就有五六十个团之多,盛况空前。
    文革以后,这些小剧场逐渐灰飞烟灭,走到了历史尽头。我们赞叹新建的大剧院,一座座富丽堂皇,堪与国际任何一个大剧院媲美。原先剧团和剧场三七分成的拆账制已不复存在。要想进新剧场演出,必须先付过万的场租费。演出盈亏,均由剧团自理。剧场不管演出成败,旱涝保收。所以民间剧团也就望而却步,不过就是想搏一次,也未必能让你進!大剧场高门槛,场面好看门难进,这就好比烧了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却没了碗盆盘盅的盛菜器皿,这桌菜如何让人享用?我们在痛惜感叹戏曲穷途末路的同时,是否还想过这个生死攸关的问题。釜底抽薪,是不是有这种味道?
越剧名家袁雪芬先辈,七十年前曾迫切梦想建造一个不受人摆布的属於自己的剧场,为此她召集了“越剧十姐妹”,义演了由南薇韩义编导的名剧《山河恋》。惜乎功亏一篑。但也为越剧历史留下一段佳话。
    德云社祭起小剧场这个举措,却获得非凡的业绩。非但让自己站稳了脚跟,而且从此迈开了飞腾的脚步。这也佐证了小剧场演出是可以成功的。场子小,容易客满。这对剧团的自信至关重要,有了自信,便能抗御一些难免的挫折。更关键的一点,演出团体有了立足之锥,犹如鱼儿有了水,生存发展自不在话下。
    文革前,各省文化主管部门,春节前后总有一次省丶地区丶县级剧团联席会议,安排剧团新的一年巡演路线。那时每个剧团都必须每年有若干拥军丶支农任务。余下的时间就由这次会议统筹安排。所以剧团不必为演出场地担忧,只须排好戏,让观众欢喜,不要让票房业绩太难看即可。
    如今这个扶植戏曲生存举措已不复存在,除了昆曲还能获得一些政策上的扶助,其余剧种的团体一概推向“市场”,任其自生自灭。连个适应环境的“预热”过程都省略了。所以德云社小剧场运作的成功经验尤为可贵。
    电影的放映现如今有了所谓“院线”,民营剧团是否可搞它个“小剧场联盟”。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小剧场”从何去找?像袁雪芬那样自己去建?那是不现实的。现在地皮的价码已高不可攀,要想获块地皮造“小剧场”,如此蝇头微利,没有一个地方政府会青眼相看。再说也没有那位儍猫会投资这基本上无利可图的产业。
    我说“小剧场”无处不在。在扫除旧有的“小剧场”同时,政府还兴建了不少新建“小剧场”,不过它们的名称不叫“大戏院”“大剧场”,而是称作“文化舘”“群艺舘”“群众文化中心”,但此类小剧场是群众活动场所,是非盈利性的事业单位。偶而有一些演出,也由地区买单。它们很忌讳“售票观剧”。我认为应该让这些“小剧场”物尽其用。允许其适当举行一些专业演出。若干地区范围“小剧场”与若干专业剧团组成联盟,允许联盟内剧团巡回演出。戏曲团体的生存环境有了保障,戏曲的“生存还是灭亡”,这个哈姆雷特的梦呓,还用得着我们杞人忧天?
    当然这还须由政府主管部门牵头,至於“遊戏规则”,不妨先学习学习德云社,然而集思广益,形成一个蓄得了水,养得活鱼的文化市场的生态环境。这总比“晩上梦里千条路,早上醒来没有路”強。这条“德云社成功之路”,还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至少,本人是这样认为的。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