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湖南祁剧歌舞剧《目连救母》简评 点击数:371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湖南祁剧歌舞剧《目连救母》简评
 
原创 2017-03-23 文硕 娱乐产业的文硕视野
 
    在中国戏曲族群中,祁剧以及它的代表作《目连救母》无疑是最重要的戏剧之一。然而,这部剧可以联演三天三夜,也是最考验观众耐心的民间“戏曲”。依我之见,古代人对宗教的追求和对戏剧的热爱,原本只是为了帮助同胞劝善惩恶。劝善惩恶与戏剧建设往往粘连在一起,成为历朝历代的戏剧任务,也是当时戏剧的主要功能之所在。《目连救母》的戏剧思想完整地体现了这一点。全剧共7大本,每本演出8至10个小时,是研究祁剧发生、发展、流变的范本。这次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和祁剧保护传承中心推出的《目连救母》新版,能否从一百个折子戏中整理出一个既直接明快地展现其较为整全的的新版剧目,又能在符合戏剧逻辑的叙述中使这部古代戏剧经典确有意义而不损害原版的完整性自然得到解读呢?
    宗教歌舞剧《目连救母》新版共11场,时场两个小时,具有“喜欢看又怕看,愈怕又愈想看”的观剧特点,讲述了古代南耶王舍城的员外傅相一生信佛,始终相信忠孝节义、因果报应的佛教佛义,临终嘱太太刘清提要继续吃斋奉佛,故事由此而拉开帷幕。看似简陋的舞美衬托之下,刘清提一念之差破戒开荤,被五鬼打入地狱,饱受奈何桥之苦等情节先后推进。剧中,目连挑经挑母,西天求佛,经活佛、观音的指点,在穿越凶险重重的地狱之门后,点化莲花朵朵护送,最终将已变成一猎犬的母亲转为人形,并超升为劝善夫人,母子最终团圆。
 
 
    祁剧《目连救母》不仅为我们了解目连戏的唐代变文、北宋杂剧、宋元南戏、元代宝卷、明初高腔之间的渊源关系,具有“活化石”的功能,而且有利于研究它与浙江、福建、江西、安徽和江苏等省古老戏剧的相互影响。从这个分析中还可以看出,《目连救母》从说唱文学衍变为戏剧的历史痕迹,对各地民间小戏和地方戏曲的形成,曾产生过孕育和催生的重大作用。
    这是一部最典型的中国风格宗教歌舞剧。表演上吸纳百戏技艺,载歌载舞,戏剧上熔铸文学美学,环环相扣,加上各种杂耍、踩高跷、插科打诨、“哑背疯、两头忙”表演、“倒大树、叠罗汉”杂技、乡土味十足的语言,李狗儿地道的衡阳白,佛曲、梵音、“俗讲”变文的宗教色彩,以及剧中菩萨、鬼神的奇异感和恐怖感,无不呈现出雅俗共赏的湘南民俗性。两位主演都身手不凡,具有远超现在活跃在大都市大剧院的绝大多数专业音乐剧演员的“多项全能”技能,几乎每个配角都身怀绝技,整个演出过程,绝活不断,精彩不断,惊喜不断,掌声不断。经历1300年岁月的《目连救母》演变成一部缩略版的中国歌舞剧史,同时,也让这部祁剧从简单的儿子救母主题演化成了一次颠覆传统认知的歌舞剧欣赏。这该是怎样的一种中国歌舞剧传统!
 
 
    这部剧继承了南戏有说有唱、说唱相同和说唱并重的民间说唱特点,而且,展现出与欧美完全不同的独唱、二重唱、合唱、轮唱和合唱的多种演唱形式,尤其是大量滚唱的表演,打乱了曲牌腔、唱词固有的格式,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其中,阴阳之间母子的对唱,一个倾诉孝顺之情,“一路上孩儿一步一跪、三步一拜,跪跪拜拜、拜拜跪跪,儿的双腿只拜得鲜血淋淋”,“没奈何孩儿我跳入血湖中,一刹那又只见朵朵莲花,莲花朵朵护儿身”,一个诉说慈母之苦,“自从城隍殿下起解以来,过了多少关津,受尽了无情的苦楚,可怜我过了刀枪山,破钱山,奈何桥、滑油山,可怜我关关受苦,殿殿遭苦刑难尽”,“古来唯有儿行孝,昊天不负孝心人”,字字血泪,句句苦酸,无论唱词、音乐,还是两个演员的表演,具有震撼人心的戏剧力量。
 
 
祁剧《目连救母》之奈何桥(2011年版本)
    “过奈何桥”段落,栩栩如生地展现了刘清提从上桥时颤抖迈步又马上收回的极度恐惧到途中滑落的惊慌失措,再到桥中央的各种惊险表演,最后跌落桥下被打入地狱的苦苦挣扎,整个受苦受难的过程融合了滑坡、串翻身、跪步、甩发、鹞子翻身、乌龙绞柱、滚堂等技巧,步步惊心,惊心动魄,堪称中国式歌舞叙事和不舞之舞的经典范例,肖笑波所有的表演都集中在四肢和表情上,将一个女子面临处罚苦不堪言的心情,表演得惟妙惟肖,让所有的观众无不心生怜悯。百老汇表演精英的“三项全能”水平也不过如此,甚至难度远逊于肖笑波。
 
 
《目连救母》2017年巡演版再现青春,被整理出来的戏剧美学思想,不仅露出了其宗教主旨,而且展现了它在中国歌舞戏剧史上所做出的新一轮传承、推进和贡献。虽然这部剧并非完整版,但无疑为我们理解《目连救母》剧目本身和其历史地位,挖掘整理出了一条较为明晰的思路,并为这部非遗保护的古老戏剧走进当代文化产业市场,奠定了一个良好的戏剧基石。
    正如西方歌舞剧同样起源于宗教仪式和公共生活,若将《目连救母》一剧置于中国传统精神的审视之下,我们可以看出,在佛教内容的背后,是传统忠孝节义、父慈母爱思想的再现,是数千年来未曾改变的华夏精神的表达。这个故事,令人想起希腊神话中音乐与戏剧之神奥菲斯下地狱救妻子的传说,但与希腊悲剧不同的是,它有着丰富生动的歌舞叙事表现形式、自然生动的人物形象、一环紧接一环的戏剧节奏和喜剧圆满的大结局。
 
 
    即便有国家艺术资金的支持,《目连救母》新版的商业包装气息并不浓厚,明显是现有资金不足以完美再现经典,然而却用歌舞当笔,拿戏剧当纸,戏连戏,戏推戏,载歌载舞,再次证明只有戏剧文学才是感动观众的持久力量这样一个常识。谢幕、闭幕之后,我看到的,分明是一个中国传统歌舞剧的巨大背影。
    多少戏曲经典在陆续地离去,它们留下的“以歌舞演故事”的“传家宝”经验和“凤凰涅槃”精神却一直在我们心中不老。但在今天,我还想加上一条,像《目连救母》这样的百岁、千年经典所独具的中国戏剧“活化石”难道不能在新的时代,也作为一种能迎合现代市场之需的新型经典,被我们接棒延续下去吗? 走下舞台之后,《目连救母》之路通向何方?祁剧《目连救母》如果按照现代音乐剧产业的思路进一步改造、提升,具有成为一个文化产业品类的最大潜力。
3:53文硕音乐剧《凤凰翠色》开场曲来自娱乐产业的文硕视野
    有时候翻翻电脑文件夹里不到十年的《爱我就给我跳支舞》剧照,都会感觉到厚厚的年代感,更何况百年前黎锦晖歌舞剧和千年前的《目连救母》。这些仿佛遥不可及的经典里,总带着一些你挥之不去的东西,就像中国神话、小说、歌谣、童话里的动情桥段,总是在于无声处,一不小心触动你的心灵。中国音乐剧如果离开戏曲的孕育和互动,只能是一帮专业人士在大剧院里模仿着别人玩家家,很难形成自身的差异化品牌特征而走出国界。
    音乐歌舞剧这条不归路,走了那么远,从百老汇到伦敦西区,从20世纪20年代到21世纪,遇见过那么多风景,最后又走了回来。
细细品味中国(尤其是家乡的)经典的感觉,真爽!
 
 
 
 
 
 
友 情 链 接:
寒夜闻柝-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 | 上海无名 | 【作曲家许如辉】 | 【上海许如辉】 的视频 | 凤凰无名博客 | 中国戏剧网 | 中国黄梅戏 | 越剧南薇弟子 | 文硕:中国首席娱乐官 | 东方文献 | 许如辉女儿 |
版权所有:遗珠阁  地址:中国上海  手机:13564612407  沪ICP备09000149号                        网站建设中国企业港